百书界 - 科幻小说 - 豪门家教日常在线阅读 - 12 第12章

12 第12章

        暴风雨来势迅猛,席卷整座城市,淅淅沥沥连下几日,白天也跟深夜似的黑。

        花园角落原本种着几株海棠,雨后落红满地,残花败树看得方姨长吁短叹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章乔知道她的病情,方姨吃药也不避着他。药的种类多,有的一天一顿,有的一天三顿,有的饭前有的饭后,方姨难免搞混。

        章乔便网购药盒,将方姨每天要吃的药分装好,这样就能避免漏服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姨连连道谢,又对章乔道:“小满舅舅也把我病历都装订好,放在一个文件夹里,每次检查都陪我去,对我的情况比我自己还了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姨感叹:“你和小满舅舅都是好孩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雨下几日,秦小满就拘了几日,好不容易天晴了,他赶紧拉章乔外出,直奔之前看过的一片花园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小满背着手,视察似的从花园这头走到那头,偶尔发现一朵没被雨淋掉的花就高兴得眉开眼笑。章乔心想,小孩子的快乐是如此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章乔让秦小满自己玩,他则蹲在花坛边跟正在剪枝的老花匠聊天。秦小满不知在哪儿拽了根狗尾巴草,从章乔背后偷袭他,挠他的脖子,被发现后撒丫子就跑。章乔起身直追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在庄园交错的道路上追逐玩闹,不知不觉跑到了大铁门附近,远远就见那扇铁门缓缓拉开,一队车驶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两辆奔驰开道,后面跟着一辆加长版劳斯莱斯。

        只看一眼,秦小满就吓得扔了狗尾巴草,拉起章乔跑回了别墅。

        往常秦小满不到太阳落山不回去,今天这么早,方姨纳闷,一边给秦小满擦手一边问:“今天怎么这么早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小满闻言猛地挣脱她,跑回自己房间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    章乔说了遇上车队的事,方姨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,立刻走到客厅给秦翊衡打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章乔没多想,喝了口水便去别墅前的花园,花园里的草坪都被风吹得掀了起来,角落的那几株海棠更是残花败叶,看着时日不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章乔看出秦小满挺喜欢花,既然如此,不如把这几棵海棠拔了重新种点旁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正琢磨,身后传来车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章乔维持半蹲的姿势回头,恰好看到秦翊衡从车上下来,风衣扣子都没扣,就这样敞着怀,步履匆忙地径直往里走,连花园有人都没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姨迎上去,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:“真是你外公回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嗯了一声:“今晚我要过去吃饭,先回来换套衣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是,是该换套衣服。”方姨神情慌乱,忽然想起什么,“就你自己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顿了顿,越过方姨看向她身后安静的别墅:“小满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回来就躲房间去了,不肯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今晚不带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姨松了口气,又担心起来:“那你自己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边往里走边说了什么,距离远章乔没听清。大约过了十分钟,他就见秦翊衡从别墅出来,脱下风衣换上正式场合才会穿的西装三件套,又匆匆忙忙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没开车,沿门前那条坡道一路向上走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他的背影消失,章乔才从角落站起来,踢了踢蹲到发麻的腿,望着秦翊衡离开的方向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秦昭礼发迹时,这座山还没开发,是座荒山。他低价购入半山到山顶的一整块地,前后花了十年时间,打造出这座庞大的庄园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家所有人都住在庄园里,秦昭礼住的大宅位于最高处,正是之前章乔不小心撞见的那一栋灰墙黑瓦的建筑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到的时候,门前花园已经停了两辆车,他扫一眼车牌,是秦明唐和秦亦南父子的车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脚步不停,面无表情地继续往里走,刚踏上客厅地毯,一辆玩具汽车便撞在了他的皮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玩具汽车显然属于在场唯一一个小孩,也就是秦亦南的独子秦焱。秦焱刚想跑过去捡,就被旁边的女人一把拉住。

        撞上秦翊衡的目光,女人讪讪笑笑,把秦焱往自己身边拉了拉,明显不想让他靠近秦翊衡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仿佛没看见,颔首致意:“大表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环视四周,客厅坐着秦明唐和他的妻子韩紫岚,旁边沙发则是秦亦南、大表嫂以及秦焱一家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一走进来,几人立即停止交谈,齐齐朝他看去,眼神复杂,心思各异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一一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都坐着没动,只有韩紫岚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明唐叫住妻子:“你干什么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紫岚没理会,拢了拢身上披肩走向秦翊衡,上下打量他,关怀道:“有段日子没见,怎么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韩紫岚衣着素静,没有珠宝点缀,浑身散发出温婉柔和的气质。秦翊衡又喊了声舅妈,正要回答,就听秦亦南阴阳怪气地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我最近也瘦了,您怎么没看出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韩紫岚回头,假装细细瞧他,打趣道:“是没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大表嫂连忙帮腔:“亦南最近经常加班,的确瘦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亦南耍起赖:“没看出来您再多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明唐哼一声:“看你?能看出朵花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才因为秦翊衡的突然出现而冷却的气氛又重新火热起来,秦翊衡静静旁观,像个局外人,或者说他本就是局外人,直到秦昭礼身边的管家忠叔进来,热闹的客厅才又变得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忠叔道:“大家去餐厅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明唐率先起身,整整西装:“爸起了?我去请他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忠叔道:“秦董说不用,明唐总也请直接去餐厅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明唐面上讪讪,没再说什么,携了韩紫岚便带头往餐厅走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行人移步去餐厅,却无人敢落座,都站在长桌旁等秦昭礼下楼。

        气氛太过安静,秦焱有些耐不住。他看着比秦小满高壮,其实也就比秦小满大几个月,还不到六岁,正是贪玩的年纪,刚想伸手碰一下餐具,就被身旁的大表嫂一个凌厉的眼神制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餐厅外传来拐杖点地的声响,众人表情皆是一变,纷纷站直,严阵以待。很快,秦昭礼便拄着拐杖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爷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爷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片声音里,秦翊衡很轻地喊了声“外公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年前,秦昭礼生了场大病,久病不愈,最后在医生建议下出国修养,如今身体刚一起色便立刻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已是古稀之年,因为有最好的护理团队,头发只是半白,精神矍铄眼神锐利,一点也不像个垂暮的老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昭礼凡见人必定穿戴整齐,对秦家子孙也是同样要求,一顿家宴人人西装华服,吃得像商务宴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都坐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秦昭礼这么说,但没人真敢坐下,直到他在主位落座,众人才依次坐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道道珍馐端上来,餐厅里很快响起刀叉碰撞的声音,秦翊衡味同嚼蜡,胃里堵得慌,却不得不强迫自己吃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等餐前的汤撤下,秦明唐才清清嗓子,一边观察秦昭礼的表情,一边说了些家里的事,又问:“爸,马上中秋了,您看是不是还按老规矩?”

        所谓老规矩就是每年中秋,秦昭礼都要在庄园设宴招待亲朋。去年他出国修养就没办,今年赶在中秋前回来也有这方面考虑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明唐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摸准老爷子的脉,正忐忑,就听秦昭礼道:“一切照旧,你看着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明唐忙应好,刚想怎么把话题自然地引到秦亦南在公司的表现上,就听咣一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焱叉子没拿稳,掉在地上,他想去捡,大概太紧张,弯腰时又把刚上的鱼肉给打翻了,鱼肉混着酱汁全洒在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大表嫂浑身一紧,连眼都不敢抬,连声道歉:“对不起,我带小焱去换身衣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便赶紧拉着秦焱离开了餐厅。

        韩紫岚也跟着起身:“爸,我也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餐桌上只剩几人,秦昭礼搁下刀叉,擦擦嘴,秦明唐以为鱼肉不合他胃口,刚要开口,秦昭礼一抬手阻止了他,忽然问:“港口那个项目,进展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年岁增长再加上身体原因,秦昭礼精力有限,这一年来只管集团大方向,很少问具体项目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昭礼回来得突然,秦亦南根本没准备,脑子一片空白,支支吾吾道:“上个月刚中期评估,都挺好,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昭礼又问几个问题,秦亦南一下子懵了,根本答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心里清楚答案,这些他在报告里都写了,也记在心里。只要他开口,就能回答秦昭礼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抬起头,正对上秦明唐明显警惕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露出了进门后的第一个笑,同秦明唐对视几秒,低下头插起了一块鱼肉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明唐暗自松口气,就这短短几秒后背就出了一层汗,正想为秦亦南解释几句,秦昭礼却转了话题:“还是家里的鱼做得好,外头的太腥,我吃不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忠叔笑道:“我这就跟厨子说,让明天再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昭礼摇了摇头:“喜欢也不能多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他搁下刀叉,餐巾擦了擦嘴角:“你们慢慢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又起身相送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确认秦昭礼上楼听不见了,秦亦南才把餐巾狠狠往地上一扔:“妈的,吃个饭都提心吊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明唐低声喝道:“你给我闭嘴,发牢骚也要分场合!”

        没多久,大表嫂带着秦焱回来了,还剩一道甜品,但没人有心思细品,都快速吃完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明唐知道秦翊衡方才能说话却没有,一方面感叹秦翊衡识时务,为自己拿捏住这个外甥感到得意,另一方面又暗自放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据他观察,吃饭时秦昭礼都没怎么看秦翊衡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明唐特意落后,等秦翊衡跟上来后说:“翊衡,好好干,等以后……总之舅舅不会亏待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似乎想拍秦翊衡的肩,手伸到半路又赶紧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到门口,司机也正好将车开过来,秦亦南一肚子火,砰地关上车门,把哭丧着脸的妻儿留在原地,自己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明唐气得真想破口大骂这个不争气的儿子,韩紫岚又让人安排一辆车送大表嫂和秦焱回去,自己也跟着上车,安慰受了惊吓的秦焱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明唐压着火,随口问秦翊衡:“你车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开车。”秦翊衡道,“我走上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明唐看秦翊衡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傻子,他们各自的别墅距离大宅少说也要走十几分钟,秦翊衡有车不开宁愿走路,可不是傻吗?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忠叔匆匆向他们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明唐以为忠叔是来找他的,疑惑:“是爸还有事要交代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忠叔站定脚步,开了口,却不是对秦明唐,而是对秦翊衡:“翊衡总留步,秦董让你去书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