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界 - 科幻小说 - 豪门家教日常在线阅读 - 5 第5章

5 第5章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出差刚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次出差一共去了半个月,带两个助手,吃住都在码头,平均每天睡5、6个小时,以最快速度完成工作后搭红眼航班,凌晨刚刚落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担心回去吵到方姨和秦小满,秦翊衡直接回公司,囫囵睡了两小时,刚在休息间洗了个澡就接到通知——他舅舅秦明唐要见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不紧不慢地系好衬衫扣子,穿马甲打领带,长臂一展套上外头的西装,确认没有一丝疏漏后才去秦明唐办公室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昭礼出国前任命秦明唐为集团总经理,暂时主持工作。等秦昭礼一走,秦明唐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办公室挪到了次顶层,秦昭礼办公室的正下方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走进秦明唐办公室,秦亦南也在,他目不斜视地颔了颔首,称呼道:“总经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亦南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,领带歪斜,打了个长长哈欠,眯眼觑着秦翊衡,阴阳怪气道:“穿得这么正式,爷爷又不在,何必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昭礼治家严格,其中一条就是要求秦家人在任何场合都要穿戴整齐,绝不能失了礼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仿佛这才注意秦亦南也在,垂眸看去,笑了笑:“大表哥昨天没休息好?我看你黑眼圈很重,一定是在公司加班了吧,大表嫂又该心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亦南叫他居高临下的笑看得很不舒服,坐直上半身:“是啊,是加班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这话时他心虚地朝秦明唐看了一眼,被秦明唐逮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明唐心想加班,加个狗屁班,不定搂着哪个秘书厮混去了。他一面暗骂秦亦南,一面对秦翊衡笑道:“叫什么总经理,都是一家人,站着干什么,坐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在对面沙发坐下,秦明唐又叫秘书给他泡茶,说是拍来的珍品,一年产量总共就几斤,秦翊衡喝了一口,没尝出有什么特别。

        闲聊几句,秦明唐直奔主题:“这次出差辛苦了,但我看你好像也没怎么晒黑,精神也不错,到底年轻啊。说说吧,项目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空着手来的,没带任何文件,因为关键数据、事实都已经记在脑子里。秦明唐听着听着有些走神,秦翊衡坐也坐得端正,,反观秦亦南又跟坨烂泥似的摊着,看得他心里直冒火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外甥什么都好,长相、能力、人品,样样出挑,唯独命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想,秦明唐心里又平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花十分钟挑重点说完,秦明唐其实也没怎么听懂,连连点头假装附和,用很自然的语调说:“那你交份报告上来吧,就把你刚才说的再详细梳理一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没有立刻答应,隔着秦明唐豪华的办公桌同他对视了好几秒。那短短几秒却叫秦明唐屏住呼吸,空气中也仿佛有股不可见的暗流涌动,直到秦翊衡点头道好,秦明唐才陡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没待多久就走了。办公室只剩父子俩,秦明唐嘱咐秦亦南:“等他报告写好,你自己改改,我让忠叔递给你爷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用他的报告?”秦亦南冷笑,“也不嫌晦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吧。”秦明唐差点拍案而起,“让你自己写,你写得出来吗?到时候你爷爷要看,你拿什么给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亦南扯了下领带,不爽地抱怨道:“爷爷不是养病去了吗,怎么还管那么多?”

        闻言,秦明唐目光也深了几分,手指隔空点着不孝子的脑门:“你外头玩我不管,把屁股擦干净点,要是让你妈知道把她气着了,我扒你一层皮!”

        *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办公室,秦翊衡把江南叫进来,先把出差带的特产拿出来让他待会儿分掉,又询问出差期间公司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南一一汇报,期间还走神想着,刚才看到那两个跟秦翊衡一起出差的同事,在码头住了半个月就晒得跟煤球似的,怎么秦翊衡一点没见黑,精神还这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最后问:“家教找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南把他筛选过的候选人资料递过去,秦翊衡翻了翻,从表情看不是很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这些?”秦翊衡想到什么,眉心微微皱了一下,问,“不是还有那个章乔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南把情况复述一遍,但隐去了他的粉色小电动被章乔发现的部分:“他说他不合适,而且他马上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了?去哪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南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出差期间,秦翊衡想了许多,秦小满并非不能说话,只是不肯说话。看遍了名医,做遍了检查,穷尽各种手段,排除器质病变,只能是心理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听方姨说,他不在这段时间,秦小满又画了好几幅画,不止画了熊,还画了其他,只是颇具抽象风格,秦翊衡举着手机对着方姨发来的照片研究半天,才勉强确定那是个人,一侧脸颊还有个黑点,秦翊衡推测应该是酒窝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下就想到了章乔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秦小满对章乔有好感,肯为他画画,那说不定也肯为他做些别的改变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现在是死马当活马医,不能放过任何一线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 笔头在办公桌上轻轻点了两下,秦翊衡问:“有他联系方式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他打工的蛋糕店,但他好像辞职了。”江南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查。”秦翊衡道,“电话住址,所有有用的信息,我都要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回江南效率尤其高,隔天就把章乔资料摆在秦翊衡案头。秦翊衡开完会,一刻也没有耽误地找了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他穿越大半个城找到这片老小区,看到蹲在花坛边喂猫的章乔时,忽然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    猫咪被摸着头,很舒服地眯起眼,而被人触碰的滋味,秦翊衡已经很久没有体会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算,他或许还不如那只黑白流浪猫。

        章乔回头的瞬间,秦翊衡已经迅速调整好了情绪,恢复面无表情的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章乔还以为看错了。又或者光线太暗,他出现幻觉,但又很快意识到不是幻觉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身材高大,肩膀平直宽阔,一身昂贵笔挺的西装与周遭破旧的环境很不搭调,存在感格外强烈。

        章乔喜欢掌握主动,确认没看错就走上前,微笑打招呼:“这么巧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巧,我特意来找你。”秦翊衡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章乔微微扬了下眉,问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不喜欢绕圈子:“给小满做家教的事,还请你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是不是错觉,章乔觉得秦翊衡的姿态比上次见面放低许多,语气也温和不少,甚至带着几分恳切。

        夕阳缓慢沉入地平线,周遭光线又暗几度,章乔晚上看东西本就困难,偏秦翊衡还站在墙根下阴影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眯了眯眼,又往前走一步,想将秦翊衡的脸看得更清楚,同时道:“你助理没跟你说吗,我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我看来你很合适。”秦翊衡直接了当,“价钱任你开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——包我满意是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还没说完就被章乔打断,章乔意味不明地笑了笑,忽然换了话题:“还不知道怎么称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秦翊衡。”秦翊衡顿了顿,“立羽翊,衡量的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秦、翊、衡。”洁白的牙齿咬住烟蒂,章乔吸一口又吐出来,隔着徐徐上升的白雾望向秦翊衡,从唇缝间缓缓念出这三个字,“怎么也姓秦,你不是秦小满的舅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同于第一次见面时的清亮悦耳,章乔声音仿佛裹了层丝绒,低沉悠扬,令秦翊衡想到了大提琴。

        轻曼的白雾后,那张漂亮的脸若隐若现,皮肤白皙卧蚕饱满,鼻头也圆润,一双眼睛黑白分明,直直望过来时,显得很乖很无辜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隔着烟雾,无声地同他对视。

        对这种类似查户口的问题,秦翊衡没有回答,似乎不喜欢那烟味,他顿了顿,微微偏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章乔就是随口一问,一根烟燃尽,他灭了烟,把话题转回去,语气也换回平常:“我不是拿乔,有钱谁不想赚,但我只有高中学历,也没什么拿的出手的才艺,别耽误孩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沉默一阵,解释道:“准确说你是小满的住家家教,在他上课的时候陪在旁边就可以,不需要亲自给他上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住家家教?”章乔问,“要搬去你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乔眯着眼,拖长语调“哦——”了一声:“听起来是没什么难度,但为什么是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小满喜欢你,他为你画了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乔闻言一愣,很快笑起来,露出左侧脸颊上的浅浅酒窝:“是吗?我也挺喜欢他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除了钱以外,有其他任何条件你都可以提,只要我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声音很沉,最后一句说得尤为郑重,章乔心中一动,看了过去,就在秦翊衡以为他一定会答应时,章乔却微微笑道:“我没什么条件,况且我明天就要走了,车票已经买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秦翊衡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知道?”章乔很快反应过来,“你查我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刚洗过澡,章乔发尾还有些湿,几绺垂下遮住了一侧眉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表情不变,依旧弯着眼,似乎并没有生气的迹象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看不出他的真实情绪,只能坦率承认: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些信息江南自然查不出来。秦翊衡做事向来谨慎,何况事关秦小满。除了江南,他又派了其他人去调查章乔的背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找人查了你。”秦翊衡顿了顿,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乔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不了解秦翊衡背景,但直觉告诉章乔,这人八成是个含着金汤匙出身的矜贵少爷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出现在这里对秦翊衡来说已经算屈尊降贵,为了让他答应,态度恳切还道了歉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秦翊衡傲慢无礼,用钱砸人,章乔可能直接让他滚蛋,但他吃软不吃硬,秦翊衡如此低姿态反而让他不好直接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章乔不明白,上次在警局时秦翊衡明明对秦小满不太亲近,怎么肯为他亲自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继续说:“我还知道,你一直在找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乔一瞬间收敛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说一开始时他是以一种说不清的调笑态度面对秦翊衡,那么此刻也不得不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夕阳的余晖将两人的影子投向地面,堪堪触碰在一起。章乔盯着秦翊衡,良久,似笑非笑缓慢点着头:“连我在找人都能查到,看来的确有点本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可以帮你找。”秦翊衡许诺,“只要你同意做秦小满的家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乔反问:“要是我不同意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眉骨高挺,显得眼窝很深,浓密的眉毛下一双眼睛平静地看过去,章乔读懂了那眼神的含义——

        你是聪明人,会同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被人拿捏的感觉并不好,正常人都会感到愤怒,章乔却一点也不生气,看着秦翊衡又有些走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自己长了张很好看的脸,也知道凭借这张脸能获得很多便利,但他不屑去用,也从不认为其他人能凭借外貌让他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这一点要被秦翊衡打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远处吹来一阵风,燥热的空气扑在皮肤上,章乔又摸出烟盒和火机,点了根烟。

        轻白的烟雾再一次升起,隔着两人,如同一帘白纱。章乔微眯起眼,看向秦翊衡的眼神毫不掩饰,直白又坦荡,秦翊衡似乎有些不适,蹙了下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行啊。”抽了一半的烟夹在指间,章乔终于开了口,“我同意了,什么时候上岗,要签合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不易察觉地松了口气,沉声道:“尽快,合同的事我助理会联系你,价钱任你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ok。”章乔笑着拽了句英文,“还有其他要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满的情况,要每天通过助理向我汇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还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看了眼那修长手指间明暗不定的橘红,语气恢复了初见时的冷淡:“我不喜欢别人抽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章乔挑眉一笑,果断熄了烟,心中某处又蠢蠢欲动:“我想,与其说我跟你是雇佣关系,不如说互利合作。既然这样,那我也提个要求,我不喜欢和你助理沟通,中间隔一个人,效率低还容易引起误解,如果要汇报就直接对你,所以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掏出手机,举到秦翊衡面前,笑眯眯问:“加个好友吧,你扫我还是我扫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