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书界 - 科幻小说 - 豪门家教日常在线阅读 - 3 第3章

3 第3章

        秦小满在医院做了套全身检查,直到确认连头发丝都没少一根,秦翊衡才算放心,无视秦小满期待的眼神,让江南把小孩儿送回秦家大宅,自己又返回公司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家的家族企业,恒礼集团,位于岚城最核心地段,高耸入云的双子塔,无论在城市的哪个方位第一眼都能望见,是秦翊衡外公秦昭礼一手创建的商业帝国。

        入夜,部门里的人已经得差不多了,办公区一片漆黑。秦翊衡一路在黑暗中走到办公室,没开灯,静静站在落地玻璃前,攥紧的手背绷起道道青筋。

        半晌,狠狠地呼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幸好秦小满平安回来了。如果秦小满出事,他难以想象自己会做出什么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多时手机响了,江南把秦小满送回了家,电话背景音里传来方姨呼天抢地的哭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静静听着,仿佛情绪也随着方姨的哭声得到了宣泄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南在电话里问:“翊衡总,那周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周老师是秦小满的住家家教,支开方姨,又找借口带秦小满来公司找秦翊衡,实则醉翁之意不在酒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楼下,司机去停车,她带秦小满先下了车,对着大厦玻璃墙补个口红的功夫,秦小满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握紧电话,冷冷道:“辞了,重新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当晚,秦翊衡睡在办公室,回家已经是第二天深夜,过了秦小满的睡觉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层欧式风格的别墅静静矗立在庞大的庄园里,背后是茂密无边的树林高山,夜色浓重,空气中弥漫一种难以名状的压抑感。

        客厅透出光亮,秦翊衡穿过花园进了门,方姨还没睡,在等他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在玄关换鞋,道:“不是跟您说别等我了,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等你了。”方姨举着一张纸,迫不及待走过去,喜滋滋地对秦翊衡道,“你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接过一看,只见那a4大小的白纸上是一幅铅笔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满画的。”方姨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对着玄关顶灯研究半天,不确定秦小满画的是个什么玩意儿,圆圆的脑袋胖乎乎的身体,像只熊,却是站着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,但秦翊衡还是很感动,秦小满上了那么多节美术课,从来都画歪七扭八的线条,如此成型还是头一回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欣慰地想着,面上却始终淡淡,没有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姨滤镜比他还要厚,仿佛秦小满已经是斩获绘画金奖的大画手,将纸从秦翊衡手里抽出来,捧在心口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满太厉害了,这么小就画的这么好!我看着有点像那个什么谁,就那个姓毕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:“毕加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,就是他!”方姨道,“明天我就让人裱起来,挂在客厅最显眼的位置!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难得地笑了笑,照例喝一碗糖水,嘱咐方姨道:“这个糖分高,您别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姨一门心思欣赏秦小满的画,应付道:“我不喝,我就煮给你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米面也要适量,多吃粗粮,下个月我陪您去复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知道。”方姨看秦翊衡一眼,“就你爱操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放心了,喝完后去书房看了会儿文件,躺在床上却失了眠,翻来覆去,满脑子都是秦小满的画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秦小满在绘画上有些天赋,是不是该着重培养?哪天去看姐姐姐夫要跟他们说,又猜测这画是不是有什么特殊含义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一早,秦翊衡顶着黑眼圈,去公司前先绕道百货商场,把不同尺寸、颜色、姿势的玩具熊各买一个,写了地址让人送到家里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,他依旧卡着秦小满睡觉的那个点回去,客厅已经挂上了秦小满的画作。秦翊衡就着小侄子的大作喝了碗糖水,喝完却没立刻走,坐在餐桌旁看了方姨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姨明知故问:“干嘛,不好喝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没吱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知道小满喜不喜欢那些熊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咳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姨看着他,想说“想知道他喜不喜欢你不会早点回来自己问”,但秦翊衡已经够苦了,大晚上她不想让秦翊衡不痛快,只能在心里把秦家上下骂了个遍,而后道:“喜欢,喜欢得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唇角微微翘了翘,然而方姨一句“但是”又让他心脏一提。

        方姨回想着,秦小满看到一屋子玩具熊惊喜得不得了,沙发摆不下就摆地毯上,满满当当一客厅,这个搂一下那个抱一下,然后在每只玩具熊的脸上戳了一下,表情逐渐严肃。最后走到方姨面前,也在她脸上戳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他什么意思,戳我脸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方姨百思不得其解,秦翊衡却立刻联想到了在派出所看到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去公司,秦翊衡刚在办公室坐下,江南就来敲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南苦着脸:“翊衡总,我刚碰到亦南总的秘书了,说那个港口项目中期验收,亦南总走不开,要您去一趟,还说这是明唐总已经同意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亦南是秦翊衡舅舅秦明唐的儿子,他大表哥。恒礼集团由秦昭礼一手创办,秦昭礼一年前身体不适出国修养,公司的事暂时由秦明唐说了算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拧开钢笔正在吸墨水,闻言也只是停顿了一下,淡淡道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南却攥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天一早秦亦南秘书就找过来,颐指气使地下达秦亦南的命令,削得跟蛇精似的下巴都快昂上天了,差点没把江南气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港口项目本来就是您做的,被亦南总半路截胡,不就是看中项目好利润高,做成了是功劳一件吗?现在真正干事了就往回缩,又要您冲锋陷阵,到时候出了问题把您推出来,邀功请赏他冲在最前头。这已经不是第一回了!虽然明唐总是您舅舅,但也不能这样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港口项目情况复杂,中期评估要天天去现场视察,烈日晒着,海风刮着,秦明唐知道他儿子秦亦南细皮嫩肉受不了这个,更何况秦亦南也做不来,果断把活儿指派给秦翊衡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抬起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江南意识到失态,脸有些红,声音低下来:“对不起翊衡总,我不该说这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没有追究,想了想对江南道:“这次你不用跟我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南“啊”了一声:“那我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南有些惶恐,生怕自己刚才的话让秦翊衡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看着自己这个助理,虽然没那么精明能干,但胜在忠心,当初被威逼利诱也没出卖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点就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钢笔吸饱墨水,秦翊衡拧上笔,语气温和地解释道:“有其他任务交给你,我不在这段时间,你再给小满找个住家家教,多找几个候选,我回来面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,我一定完成。”江南知道,秦小满的事是一等一的大事,他挺起胸脯道,“您有什么要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之前秦翊衡给秦小满找住家家教,看中学历、才艺、资历,但现在看,这些都是狗屁。

        住家家教主要是陪秦小满上课,上课的老师可以另请,家教重在陪伴,并不需要会那么多科目和才艺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凝眉思索,指尖轻轻点着桌面,片刻后对江南道:“其他可以放一边,最重要的是有耐心和责任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南记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起之前的周老师,秦翊衡又补充道:“要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南对秦翊衡有种盲目崇拜,对他的指示向来不问原因,百分百执行。他合上笔记本准备出去,就听秦翊衡忽然又问:“那天那人,后来联系你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天哪个?”江南一脸天真。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有些无语,给了个关键词:“派出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哦。”江南反应过来,“没跟我联系,我那天还没来得及给他名片,他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了。”江南想起什么,又翻开笔记本,“警方联系我了,说那天想带走小满的人是个惯偷,也承认当天看到小满落单就起了歪心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冷下脸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天他太着急,听说有人捡到秦小满后立刻赶去,详细情况都是江南去了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把那天情况跟我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江南翻着笔记本,将当时情况从头说了一遍,当说到章乔是穿卡通熊的衣服发传单才遇见的秦小满时,秦翊衡一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卡通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网上还有视频,有人拍到那位先生先是穿卡通熊的人偶服发传单,然后才看到小满,最后制服那个想带走小满的惯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头皮一麻,猛地站起来:“视频拍到小满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拍、拍到了,只有几秒。”江南被秦翊衡的反应吓了一跳,“但很快就没了,被删得一干二净,不是您让人删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翊衡几乎立刻反应过来,让人删视频的是他外公秦昭礼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昭礼知道秦小满走丢的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仿佛一块巨石压在心里,秦翊衡颓然地跌进座椅,几乎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    epzww.com      3366xs.com      80wx.com      xsxs.cc



        yjxs.cc      3jwx.com      8pzw.com      xiaohongshu.cc



        kanshuba.cc      hmxsw.com      7cct.com      biquhe.com